热门搜索: 广交会   美国 经济   出口   俄罗斯  
首页>>外贸风险 >>正文
美国买家脆弱多变
来源:C周刊     作者:作者/王莉丽(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贸易险理赔部)     评论:0 条      时间:2011-05-10

2010年2月底,被保险人某民营家具企业A公司向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保”),通报美国买方C公司拖欠其货款高达2100万美元的可能损失。收到可损后,我公司(中国信保)立即启动了重案处理机制和海外调查减损程序:一方面,会同相关营业机构迅速摸清与C公司相关的被保险人和未了责任信息;另一方面,第一时间委托当地渠道对C公司最新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进行外围调查。经初步核查,C公司项下涉及我公司8家被保险人,累计3306万美元损失。

案情进展

被保险人A公司盲目乐观

面对如此庞大的总债务规模,A公司对C公司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却存在高乐观的预期,坚持自行追讨,不同意委托中国信保直接介入。在中国信保相关部门和营业机构的共同指导和帮助下,A公司于2010年3月与C公司签署分期还款协议,但C公司仅支付了前两期共60万美元欠款后即中止付款,并在与A公司表面保持友好协商的同时,突然以A公司向中国信保索赔影响其在中国的采购为由,在当地法院对A公司提起侵权诉讼;与此同时,中国信保海外渠道不断更新的调查结果显示,C公司的流动性急剧恶化,对绝大部分债权人已经停止还款,全部存货及资产已抵押给融资银行,当前仅能勉强维持现有融资银行的还贷进度。虽然其一直在积极寻求其他外部融资支持,但进展情况高度保密且未在经营和财务中表现出乐观迹象。随后,我们了解到C公司及其一系列关联公司的共同所有者系一名资深律师,历史上曾设立多家公司,但均以自愿破产告终或根本无实质经营活动,专业优势使其深谙此道,且能够确保后续的商业活动和律师执业生涯未受到任何负面影响。

联合出口商共同采取追讨行动

A公司与C公司的谈判关系和谈判局势发生了180度逆转,双方均把解决问题的希望转向中国信保。C公司一再向中国信保表示其自救和持续经营的意愿,强烈希望继续获得延期还款和信用限额的支持,但C公司负责人对我们提出的披露其融资谈判进展和还款规划的要求始终闪烁其词,并不时让律师阻挠我们与其公司高管的直接联系。至此,我们判断C公司的偿债能力和还款态度不容乐观,占其无担保债权总额超过90%的所有中国债权人应该联合起来,尽快对C公司采取实质性追讨行动。原本心存幻想的其他各家被保险人也逐渐认清C公司的真实状况和态度,均同意委托中国信保全权代表对外追讨债务。

中国信保揭开“神秘面纱”

6月2日,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C公司向所有无担保债权人发出书面通知,声明因无法获得新的融资来源,其计划在未来60至90天内清理资产、遣散员工并关闭公司。此时,一直积极、频繁与中国信保保持沟通的C公司高管及律师突然转入“盲区”,C公司经营和财务状况的公开信息也几乎定格在这个时点,难以取得突破。此时,海外调查、减损形势急转直下,中国信保通过海外渠道、实地勘察、买家同行等多种途径努力突围。

终于,与负责其公司资产清算的外部接管人D公司业务员S的面谈,为我们揭开了C公司一直试图隐藏的“败絮之身”:

1、S声称D公司是独立的第三方接管人,受聘于C公司负责其资产清查、处置、变现、及债务清偿等工作;

2、S预测C公司的停业清算进程大约在9月初结束,但具体时间要看资产清理、债务清偿的情况而定;

3、S确认C公司潜在的融资渠道均拒绝向其提供进一步的资金支持,而C公司走出其所在地密西西比州、远赴亚特兰大寻求融资的原因也侧面反映出当地经济水平和金融环境非常落后;

4、S分析C公司陷入绝境的主要原因是市场不景气、原材料和成品严重积压、生产和管理成本居高不下,C公司的自主品牌属于中低档产品,可替代性强,市场竞争力较差;

5、S介绍,C公司总负债约USD5700万,其中USD2200万是有担保债权,其余3500万美元主要是贸易商的无担保债权,而中国信保承保项下的债权总额占比超过9成,根据S已完成的对C公司账务的清查结果,C公司账面资产约USD2500万,但均已抵押给有担保债权人,包括约1000万美元的应收账款、约700万美元的库存成品和近800万美元的库存原材料。而根据2010年美国家具市场的行情判断,S预计实物资产的变现损失会比较高。

6、据S解释,由于自愿破产法律程序的成本较高,C公司决定放弃向法庭提交破产申请,而改由自行停业清算的方式结束公司业务。S否认C公司有任何秘密或不当转移资产的行为,并表示不了解C公司所有者私人财产情况和以前的经营记录。

S提供的信息看似坦诚而合情合理,但与我方律师进一步从D公司高层获得的信息相核对,发现D公司并非独立第三方接管人,而是受聘于C公司有担保债权人——R银行,先行介入控制C公司资产处置的咨询机构。D公司CEO提到一些公司有计划并购或者部分收购C公司,但拒绝披露更多细节,尤其是对有担保债权人的参与态度和C公司所有者的个人经历显得尤其敏感、回避。

采取强制破产程序

D公司不同人员提供的不一致信息和讳莫如深的态度,给C公司的真实面目和未来走向增加了更多悬念。根据中国信保与多个不同领域专业律师的共同研究,认为只有通过对C公司发起强制破产诉讼,才能真正透过冰山之角,较为清晰、准确地判断出无担保债权人的获偿机率,从而充分运用美国破产制度的实践价值,最大限度维护中国出口商的经济权益。

2010年10月,在专业破产律师的协助下,中国信保代表相关8家被保险人在美国针对C公司正式启动了强制破产程序。法律程序启动后,C公司迅速“浮出水面”,主动与我方律师和被保险人分别取得联系,试图分化各债权人的意见,以干扰或拖延法律程序。目前,强制破产程序正按照法院的安排有序推进,中国信保将密切跟踪相关进展情况。

案件启示

首先,后金融危机时代,努力复苏过程中的买家更加脆弱多变,出险案件需要采取更加快速的减损措施,大胆尝试更加复杂、丰富的调查和追讨手段。

此案中的C公司经过多年的经营和扩张,在当地家具行业已具有一定的规模和声望,正常经营时期拥有雇员近500名,在其拖欠金额逾千万美元的情况下,A公司及其他被保险人对其仍心存希望,且看似已经成功熬过了金融危机的考验,却在一片叫好声中功亏于匮。这种金融危机“后遗症”在越来越多的出险买家身上体现出来,进一步提醒我们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更不能掉以轻心,盲目乐观,而是要保持更敏锐的风险意识和更快速的减损反应,在发生风险异动后,第一时间协助、指导被保险人实施专业、有效的减损措施;同时,在常规调查、追讨方法的基础上,针对金融危机之后变化的市场规则、商业文化和买家状况,大胆创新调查、减损手段,尝试运用更加复杂、专业的法律程序和追讨策略,挖掘更深入、更有力的信息资源,如此案中中国信保调动了调查公司、不同专业领域的多家律师事务所多管齐下,第一次联合多家中国债权人共同向买家启动强制破产程序,为此案的进一步追讨寻找到新的突破口。

其次,警惕买家负责人的负面信息,“公私兼顾”可提高买家评估的全面性和准确性。

C公司实际控制人是一名资深律师,精通当地法律和商业规则,据说其在从事执业律师的同时运营并拥有包括C公司在内的多份商业产业,曾有多项“高危记录”,包括多次设立并主动关闭公司,注册成立无任何交易记录的“壳公司”,因拖欠公司员工社会保险金而被法院判处罚款。此案中,此人更是充分利用其法律专业及其熟悉当地司法环境的优势,巧妙地运用诉讼策略拖延甚至终止履行还款协议,并给我们后续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责任设置了重重障碍。由于美国注册成立公司的门槛较低,且法律在破产公司所有者注册新公司方面并未设置时间或标准的限制,不排除C实际控制人改头换面、另立炉灶并继续与中国出口商交易的可能性。因此,我们在对这类买家授信时,如果能深入挖掘到其公司面纱下的“内幕消息”,并加以全面评估,则有望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并赢得被保险人的信服和支持。

最后,美国强制破产制度的专业性很强,对债权人而言机会和风险并存;如何利用该制度、使其最大限度发挥正面的减损实效,还需要我们不断学习、理性判断、多方协调和高效、统一行动。

此案是中国信保短险第一宗进入实质诉讼程序的强制破产案件,其在减损和追偿过程中的实效尚需要实践去检验。但目前可以看到的是,在面对追讨僵局、尤其是美国买家恶意迂回、非法转移资产的情况下,该程序在揭示买家真实信息、及时控制买家恶意的资产流动及给予买家致命一击方面所特有的力度和优势。因此,值得我们去深入研究、大胆尝试并总结、积累相关业务经验。

注: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谢谢合作!

更多精选实操技巧与外贸资讯,请关注C周刊微信号【czhoukan】。

相关阅读

评论

登录后进行评论,没有通行证。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