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广交会   美国 经济   出口   俄罗斯  
首页>>外贸新闻 >>正文
欧洲危机,香槟不要开得太早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陶凤     评论:0 条      时间:2015-07-16

编者按:希腊债务危机暂告一段落,但欧洲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欧洲了。欧元危机暴露了欧洲一体化的内伤,而这只是诸多危机中的一个。因乌克兰问题而与俄罗斯对峙的地缘危机,因恐怖袭击和少数族裔骚乱而逐渐疏离的多元化认同,因贫富分化而日炽的反全球化、反资本化和反一体化思潮,让欧盟以后的日子更加艰难。而这场持续了五年的危机,同时制造了两个新的“现状”:德国的领导作用史无前例地凸显出来,以及欧洲新左翼的坐大。

希腊危机像一枚定时炸弹,时刻提醒为欧洲一体化雀跃的人们“香槟不要开得太早”。美国宪法学家耶鲁大学教授阿克曼曾尖锐地指出,希腊危机其实掩盖了欧洲危机。近年来,经常进入公众视野的乌克兰危机、希腊债务、非法移民并不是真正的危机,各国政治传统存在对立、货币统一财政割裂、一体化合法性不足才是欧洲危机的根源。

欧元危机

在希腊神话中,普罗克汝斯忒斯抓住旅人,让他躺在铁床上,旅人的个子比床长,则将他截短,比床短者则扯长,方法极为残忍。

一道无形的金融墙将欧洲南北隔开, “普罗克汝斯忒斯之床”虽然极端,但却揭示了在统一的货币之下,欧元区不同的经济体努力适应这张“铁床”的艰难现实。

站上悬崖边的希腊即便获得80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仍然无法高枕无忧。目前,欧元区只有一种货币政策,却有17种预算政策,这是导致欧债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长期来看,解决希腊问题的治本之策依然取决于欧元区财政一体化进展。

批评者认为,蒙代尔的“最优货币区”学说过于理想化。根据蒙代尔的理论,欧元区无论劳动流动性还是工资市场化程度均不达标,只是一个妥协的“最优货币区”。在这种情况下强行统一货币,为如今的欧债危机埋下了导火索。

有经济学家曾指出,负债沉重的国家如果无法解决自身债务问题,欧元区将陷入广泛经济衰退,因为外围国家的债务负担及较高的借贷成本将逐步转移至较强的债权国,而衰退的深度将取决于欧元区金融危机的严重性。

因此,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学者则坚定地认为逐步迈向全面的财政联盟,并把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规模显著扩大至数万亿欧元,在欧元区建立统一财政部才是最终解决经济危机的惟一出路。

地缘危机

欧洲东部保加利亚与土耳其边境,一组带刺铁丝网组成的隔离墙高达3米,试图阻止非法移民的涌入,这里也是欧盟与中东的边界,大部分潜入的非法移民都是逃避战乱的叙利亚人,而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这里又多了大量来自乌克兰的移民。

乌克兰正遭遇独立以来的最大悲剧。数千人丧命战火、数十万人背井离乡;而克里米亚与“失控”的东部地区则抹掉了它1/5的经济总量。比起欧元区内部经济危机的“普罗克汝斯忒斯之床”,俄欧对抗引发的乌克兰危机已把一场地缘危机引向更深的政治危机。

本世纪初,欧盟加快东扩步伐,一路将波兰、罗马尼亚等中东欧国家收入帐下。2009年,欧盟开始实施“东部伙伴关系计划”,该计划涉及的6个国家都是原苏联加盟国。欧盟的意图显然是要将这些国家从与俄罗斯紧密相连的政治、经济安全体系中拉出来,对俄罗斯形成包围之势。

这六国中,无论是从地缘政治重要性,还是从国家实力来看,分量最重的无疑是乌克兰,乌克兰因此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博弈的主战场。但整个危机中,欧盟的“失分”显而易见,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去年底吐露心声:欧盟援助乌克兰已接近能力极限。但更让欧洲人自己都觉得尴尬的是,欧盟内部并非团结一致。2月中旬,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布达佩斯热情地接待了普京,并坦言欧盟内部在对俄合作上的分裂是“根本性的”。

种群危机

在本月7日,一则法国丢失军火的消息着实让整个欧洲紧张。法国军方消息称,位于该国东南部的一处军事基地丢失了大量弹药,其中包括大约180个雷管、多枚手榴弹及一些塑性炸药。就在上月26日法国东部伊泽尔省再次发生恐怖袭击,造成一死两伤。这距离今年1月法国巴黎《查理周刊》杂志社遇袭仅仅半年时间。

欧洲人害怕不是没有道理。就在十年前的这一天,伦敦地铁爆炸案给欧洲人带来的恐怖阴影至今难以愈合。此后十年间,恐怖袭击在欧洲早已不是新鲜事。极端宗教思潮的涌动,不同种族文化之间的仇视,在本土恐怖袭击的背后是欧洲社会内部初现的深层隔阂。

“文明冲突论”再次浮出水面。西欧国家自冷战结束以来,当地人口出生率一直居历史最低位。欧洲国家普遍发达的社会福利制度是外来移民不断增加的又一个重要原因,而且欧洲的移民大多数信仰穆斯林。

如今整个欧洲已经有2000万穆斯林人口,占法国人口的8%、英国和德国的5%。人口和社会原因是外来移民急剧增加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欧洲与原殖民地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欧洲政治舞台上移民与种族问题往往纠缠在一起,成为欧盟与欧洲各国政治“禁区”碰不得。

欧洲发生的宗教和种族矛盾就是在“身份认同”上出了问题。法国、英国、德国人并没有真正“认同”外来穆斯林移民的“欧洲人”身份。有74%的法国人在民调中表示穆斯林族裔移民“不适合法国社会”。移民问题已成为欧洲各国民粹主义政党如日中天的重要原因之一。

理念危机

本月6日傍晚,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车队出现在法国爱丽舍宫,作为欧元区的核心,法德首脑第一次就希腊公投结果协调意见。与默克尔的强硬表态不同,法国的态度比较微妙,奥朗德在发言中表示支持希腊的公投结果,因为欧洲是民主的。

事实上,在欧洲的政治光谱中,法国总理奥朗德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同属左翼,德国总理默克尔属于中右翼,2012年奥朗德上台之前,他曾是默克尔紧缩政策的批评者。

德国的欧洲还是欧洲的德国,这是近年来欧洲人常常被问及的一道问题。这种失衡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陈新表示,欧债危机爆发,凭借经济实力德国被形势推到了欧洲权力的顶峰,在欧洲的主导作用愈发凸显,而德国经济崇尚新自由主义,更多关注主张市场、资本的利益,主张财政紧缩与希腊的矛盾上升到顶点。

齐普拉斯现象的出现也代表了另外一种思潮即左派思潮的出现。他们更多关注中下层老百姓在危机中的利益,这两种力量的较量正是体现了欧洲左翼与右翼、上层与下层的博弈。

本月8日,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发布夏季财政预算报告,宣布实行紧缩,旨在将英国变成一个高薪、低税收、低福利的国家。这一财政紧缩政策的决定也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有评论说甚至可能加速英国退出欧盟的步伐。

最近一次欧洲议会选举在欧盟28个成员国相继展开。据欧盟官方统计,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政党赢得30%选票,高于原本预计的20%。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和主张退出欧盟并收紧移民政策的英国独立党在本国的选举中均成为得票率最高的政党。

分析人士认为,极左翼崛起,极右翼和反欧洲一体化政党在本次选举中的成功逆袭,是过去五年受欧债危机冲击、“疑欧”和“反欧”思潮在欧洲大陆不断发酵的结果。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注: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谢谢合作!

更多精选实操技巧与外贸资讯,请关注C周刊微信号【czhoukan】。

相关阅读

评论

登录后进行评论,没有通行证。请注册